2018年中国对联论坛“中联杯”成联赛8月“幽州台”评选公布
栏目:征联活动 发布时间:2019-02-28

2018年中国对联论坛“中联杯”成联赛8月“幽州台”评选公布


题目简介:幽州,古十二州之一,现今北京大兴。幽州台:即燕国时期燕昭王所建的黄金台。修建黄金台用于招纳贤才,因燕昭王将黄金置于其上而得名,其师郭隗为例,成为当时燕昭王用黄金台招纳而来的第一位贤才。著名诗人陈子昂也写了一首关于幽州台的诗《登幽州台歌》.幽州台又名“蓟北楼”,也有称“燕台”。




本期评委:陈佐松




一等奖:


34 cbai99 (积13分)


天地自悠悠,因燕王一拜,陈子一歌,便教此处名千古;


往来皆渺渺,得老酒半瓯,浮生半日,且上高台啸九州。


简评:上联以后来者眼界做冷静审视,评价客观冷静;下联以亲临者举止发淡然旷达情怀,所言真切可信。此联节奏明快、缓急适度,用词平实、精细准确。剪材详略得当,布局井然有序。8.9




二等奖:




13 岚寻(积12分)


苍茫迹已陈,过眼羲娥双转毂;(明·于慎行)(明·祁顺)


俯仰情何寄,侧身天地一悲歌。(宋·赵公豫)(清·朱彝尊)


简评:这是一副高水平的集句联!好就好在其不仅仅把四个句子组合的严丝合缝、浑然一体、形如自出。更为主要的是句句紧贴主题,毫无游离之憾。纵然如此,作者却还是借他人的酒杯浇了自己的块垒,确是难得!8.8




35 贩冰冰(积11分)


无雄主难鉴英才,一样登临,看陈伯玉何悲,郭客卿何幸;


记高台更须名句,千秋仰止,似桃花潭之水,寒山寺之钟。


注:“陈伯玉”陈子昂字。“郭客卿”指郭隗,燕昭王客卿,曾以古人千金买骨为例,使昭王广纳社会贤才,始建“黄金台”,并尊郭隗为师,因此天下震动。


简评:此联夹叙夹议,颇为耐人寻味。用语典雅,格调端庄,用事恰切,构思精妙。8.8




三等奖:


28 有梅人家(积10分)


汩水独怀沙,金樽空对月,慨雨打风流,相怜异代多同病;


燕云时北顾,魏阙尽前朝,有酒浇块垒,不患凌烟少一人。


简评:此联格调低沉,又不失超脱。拉人作衬能恰当突出主题,用典巧妙无痕。8.7




42 秋千岁月(积9分)


彳亍临天地,嗟此生微,叹此生渺;


怆然思古今,往何处去,从何处来。


简评:是题幽州台,亦非幽州台,在不即不离之间。寥寥数语,满含哲思。8.7




7 千里之外(积8分)


一台风雨自苍凉,向使登来,与陈伯玉同奔涕泪;


千古圣贤皆寂寞,不如归去,效陶渊明独乐琴书。


简评:此联得古人之法,有文士之韵。虽与陈氏亦有悲怅共鸣,然又俱陶元亮逍遥自在之法,无奈中尚能自慰,别有一番小情调。8.6




2 无极(积7分)


肯买骨何愁骏马,能筑台必是仁君,数风云九鼎叠更,几个真求天下士;


独怆然岂只古人,长叹息犹闻来者,看奎壁千秋明灭,一时都化鬓间霜。


注:奎壁,主文运的星宿。


简评:联句以议论笔法侃侃道来,别有见地,感慨良深。语言精练,转承顺畅。上联以问句作结,下联以自答回应,令人亦起陈伯玉之怅然。8.6




优秀奖:




27 铭悦竹(积6分)


幽燕形胜,极目苍茫,高咏寄余怀,遥思战国争雄,未远师资同客主;


沧海横流,从头检点,英名长不死,中有书生报效,平分本色到公侯。


简评:此联气象开阔,骨骼雄浑,充满了壮志豪情。情绪上不被前人套路所拘束,别有一番境界。8.6




14 老铁(积5分)


柱石举贤才,俟九州逐鹿从龙,风悲易水、兵震齐城,金台不尽幽燕气;


江山留胜迹,问千载归鸿去雁,俱作古人、谁为来者,青史无非涕泪歌。


简评:是联笔法老到,对仗精工,尤其动物、颜色小对极为讲究,这是本联一大亮点。构思上则大张大合,娓娓道来,虽也略有感伤,但终为冷眼旁观的理性思考者。不失为一副成功佳作。8.6




30 路甲无心(积4分)


陈迹一抔土,名动当时。引英雄负剑而来,或曾言骨值千金、士将万死;


幽情两句诗,神游何处?越今古登高以眺,我独见悠悠长夜、浩浩虚舟。


简评:此联概括全面,浮想联翩,论史客观,感怀深邃。8.6




20 毛竹(积3分)


市骨待而沽,十六州雄杰其谁,吞银汉作经纶,吐苍山为块垒;


楼头兴复废,三五盏赋歌之外,片云忘天地我,抔土纪古今来。


简评:上联极尽当年豪杰因台而逐鹿争锋之势,气象恢弘;下联笔锋一转,情绪急转直下,吐尽岁月无凭,其谁奈何的抑郁之情。反差极大,冲击力强。8.5




1 万家灯火(积2分)


紫气射幽燕,教竞起良材,于渭水笼钓鱼台,南阳明卧龙宅;


白云幻苍狗,问重来何世,犹凭栏悲陈伯玉,穷途哭阮步兵。


注:宋长白《柳亭诗话》:阮步兵登广武城,叹曰:“时无英雄,遂使竖子成名。”眼界胸襟,令人捉摸不定。陈拾遗会得此意,《登幽州台歌》曰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,假令陈、阮邂逅路歧,不知是哭是笑。


简评:起句不凡,上联见气势,下联见幽怀。拉人作衬准确到位,对烘托主题起到了较好作用。读后给人以无可奈何的沧桑感。整联气脉贯通,对仗工稳是亮点(起句“燕、狗”借对巧妙,结句自对自如)。值得商榷的是:上比后两分句的领字和两个链接动词似乎用得有些凑泊,不够自然。8.5